新时代国赌城

11月20日 何跃辉:Molecular understanding ofepigenetic ‘memory of winter cold’ and flowering-time regulation in Arabidopsis


报告人简介:

何跃辉教授2001年获肯塔基大学博士学位,随后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进行博士后研究。2005年受聘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物科学系,组建植株环境表观的调控实验室。2006年新加坡淡马锡生命科学研究所(TLL)研究员。2012年任新加坡国立大学终身副教授、TLL首席研究员。2014年,他的实验室从新加坡迁至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逆境生物学研究中心(PSC),任课题组长、中心副主任。自202010月起,任北京大学现代农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现代农业科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何教授领导的植物环境表观学团队主要研究植物开花调控的分子表观机制,包括植物如何通过调控春化途径和光周期途径响应冬季低温和光周期的季节性环境信号。他的研究团队已经在模式植物拟南芥中发现多个染色质修饰蛋白与转录因子一起介导植物开花的光周期和低温调控。主要研究成果发表在Nature, Science, Nature Genetics, Nature Biotechnology  Nature Plants等顶级学术期刊上。



报告内容:

许多生活在高纬度的植物需要在冬季经历长时期的低温环境才能正常开花,这个过程被称为春化。冬季低温环境刺激能够抑制一些潜在的开花抑制基因的表达来保证在春季温度升高时植物正常开花。在越冬类型的拟南芥品种中,春化能够诱导FLC基因的沉默,而FLC基因编码一个MADS-box转录因子,参与抑制植物开花,这个过程能够促使植物在第二年春天正常开花。冬季低温能引起FLC基因的染色质区域的H3K27me3位置的组蛋白修饰受抑制,从而造成基因转录沉默。在春季温度升高时,表观调控介导的FLC基因沉默能够在之后的生长和发育过程中被维持住(被称为冬季记忆),从而促进植物开花。这个状态会被传递或者遗传到受精卵和早期胚胎中,但是在胚胎发育的后期,这个表观调控状态会发生重置,从而保证下代植株在开花之前必须经历冬季低温环境。最近,我们发现一些反式作用元件和一些顺式作用元件包括转录因子和染色质修饰蛋白相互协调,动态地调控冬季低温环境下FLC的基因表达。







Baidu
sogou